龍騰小說網 書庫 玄幻魔法 重生之制霸人生 正文 第一百零八章 玩命

正文 第一百零八章 玩命

小說:重生之制霸人生| 作者:鄧丁| 類別:玄幻魔法

    顧北回到紅樓小院的時候,已經是凌晨兩點半。   壹看    ·1kanshu·

    小院門口有一盞昏黃的燈,屋子里的沒有光亮,諾諾和小花大概是睡了。

    顧北掏鑰匙開門,沒開燈,脫下鞋子打著赤腳走進客廳。

    這時燈突然亮了。

    顧北扭頭,諾諾站在臥室門口。

    諾諾穿白色棉質背心,下身是一條黑色短褲,漂亮的鎖骨和又長又白的腿露在外面,此刻她那雙黑白分明的眼眸看著顧北,顧北一身是血,滿臉憔悴狼狽,諾諾并不驚訝,也沒有生氣,只是說回來了。

    顧北張了張嘴,說不出話。

    諾諾就走過來,伸手抱顧北:“小恬還好么?”

    顧北點頭:“現在還沒醒過來,主刀大夫說是刀子傷到了她的右胸靠中部位,那處脂肪和肌肉較厚,心臟和肺部沒事,但傷到動脈,失血超過1000毫升導致休克,不過送來及時,否則因失血過多而死亡是高概率事件,萬幸吧。”

    “那挺好的。”諾諾仰頭看顧北,她脖子上掛著一塊心形翡翠項鏈,在吊燈照射下閃爍綠色的光。

    顧北低頭笑了一聲。

    諾諾說:“你餓了么,我給你煮吃的?”

    顧北說好。

    諾諾轉身去廚房。

    顧北去了浴室,浴缸里諾諾放了溫水。

    顧北脫了沾滿鮮血的衣服躺進去,一股濃濃的疲憊襲來,在浴缸里睡著了。

    “醒醒,醒醒。”

    迷迷糊糊中,顧北聽見一道慢悠悠的聲音。

    他睜開眼睛,看到趴在浴缸旁邊的諾諾,那雙清澈的眼睛漂亮得令人心驚膽戰。

    顧北說你怎么進來的?

    諾諾手撐精致下巴對他笑:“門沒關。”

    顧北低頭看自己浸泡在已經冰涼的水中的身體,什么都沒穿。

    諾諾就伸手把顧北濕漉漉的頭發抓了個亂七八糟,說你害臊呀?上次你腿傷住院我都有天天看。壹看 ·1kanshu·

    顧北伸手把諾諾摟入懷里,心里突然感到特別的溫暖。

    諾諾捏他的臉,兇巴巴地說別膩了,面條都糊了

    ******

    吃完糊了的面條,顧北回到臥室睡覺。

    那個時候已經快凌晨三點了,窗外有月光傾瀉進來,顧北躺在鋪滿月光的床上,睡不著,瞪著雙眼望漆黑的天花板,他的思緒很混亂,很多事情的發展超出了他的意料和控制,這樣的感覺并不好,現在田恬的性命保住了,但他不得不懷疑這件事情是沖著他來的,因為他心里已經篤定這樁案子是陸梁干的。

    之前顧北有想過找機會教育一下陸梁,可惜一直沒逮著機會,很大的原因是他心里根本沒把陸梁當回事,覺得對方只不過是個大學生而已,另一方面是自己事情多,懶得和這種人計較、

    現在回頭想想,這個念頭太不成熟。

    很難想象,一個正常人會因為情場失意和母親受到屈辱就干出殺人的勾當,但顧北現在仔細一琢磨,覺得放在陸梁身上似乎也解釋的通,這個男生出身貧寒,父親早死,從小沒有父愛,和那個尖酸刻薄的母親相依為命,在這么糟糕的生長環境下,他特別自愛自立,性格極端扭曲,別人的一丁點歧視都會在他內心掀起一場狂風巨浪。

    按照朱莉的說辭,田恬今天拒絕了陸梁,恰好顧北又同時強拆了新林紡織廠,再加上他母親趙鳳嬌被趙漢林羞辱,接二連三的打擊,徹底激發了隱藏在陸梁身體里的扭曲基因,羞憤之下,陸梁捅了田恬一刀,或許是一時間腦子發熱,或許是為了宣泄內心的憤怒,但這種人很可怕,一旦有了矛盾就走極端,只有你死我亡。

    顧北不得不揣測陸梁此刻的反應,如果田恬那一刀真是陸梁捅的,那么陸梁接下來會怎么做呢?只有三條路,主動自首,亡命天涯,或者是不死不休。

    主動自首這條基本上可以忽略,陸梁心里扭曲,清醒下來之后,明白自己犯下了不可饒恕的罪孽,不大會去自首。亡命天涯有點難,陸梁畢竟只是一個學生,一旦警方展開搜捕,他能跑到哪里去?以陸梁的智商,他不可能想不到這點,那么,眼下陸梁只有一條路可以走,一條道走到黑,臨死之前也要拉一個墊背的。

    這個選項最符合陸梁的性格。

    顧北就不得不提防陸梁還有后手針對他了。

    眼下敵暗我明,如果陸梁真的捅了田恬一刀,那么他肯定是抱著赴死的心態對付自己,可是陸梁還有什么后手呢?自己還有什么弱點會被他抓住攻擊呢?顧北突然發現他的軟肋特別多,尤其是諾諾。

    顧北掏出手機打趙拓的電話。

    趙拓一直在跟蹤陸梁,顧北問他有沒有線索。

    趙拓道:“十一點多的時候,我看到陸梁騎自行車回家,自行車上綁了一桶東西,我怕他發現,沒敢跟的太近,不知道是什么,不過陸梁回家之后一直沒有下來。”

    顧北想了想:“他母親趙鳳嬌呢?”

    趙拓道:“趙鳳嬌十點半回的家,也一直沒有下來。”

    顧北抬手看了眼時間,已經是凌晨三點鐘,于是對趙拓道:“你今晚辛苦點,蹲他一晚吧,有什么情況打我電話。”

    趙拓說好。

    顧北掛了電話。

    一分鐘沒到,電話鈴聲響了起來,顧北一看,是趙拓的。

    趙拓在電話里低聲道:“陸梁下來了,騎著自行車離開小區,我看到自行車還綁著一桶液體,白色的,估計是汽油之類的東西。”

    顧北皺眉:“汽油?他去哪兒了?”

    趙拓道:“不清楚,但方向是八一路那邊。”

    顧北身子一抖,陸梁去八一路肯定是去新林紡織廠,他綁著一桶汽油去新林紡織廠干什么?

    陸梁是要燒新林紡織廠

    顧北腦海里閃過這個可怕的念頭,像被毒蛇咬了一口,血液凝固。

    陸梁已經徹底瘋了,什么后果都不管就要跟他玩命,顧北從床上爬了起來,拔腿玩門外跑:“你給我盯死他,我馬上到”

    ******

    ps:下面的內容,涉及到這本的未來,友必看

    這本寫到現在,成績是不大好的,我現在也不想求訂閱,沒時間,沒精力。

    前幾天和公司主管發生矛盾,提交了辭職報告,老板挽留我,但去意已絕,眼下我即將換工作,機緣巧合認識一個老板,邀請我做自媒體,具體情況未知,或許未必能成行,但我想試一試。

    最近一段時間,我是很拼命寫這本的,因為要上班的緣故,天天熬夜到凌晨三點,大清早爬起來,吃檳榔抽煙喝刺激性飲料,身體狀況特別的差,但結果不盡如人意,為了能夠保證每天五千字的更新量,質量有所下降,成績跟著下降。

    這個結果得不償失,傷害了身體,也沒有討好到你們,更沒有賺到多少錢。

    我一直都在說,寫這本是為了延續自己寫的夢想,但現實太殘酷,我要買房買車結婚養家,而眼下我一樣都做不到,既然如此,沉浸在夢想之中還有什么意義呢?夢想也是要建立在面包的基礎之上的,所以,以后我會把精力放在工作上。

    至于這本,以后每天一更

    你們說我更新慢也好,說我寫的爛也罷,我認了。

    不想跟這本的,我不勉強,也衷心感謝你們能跟到這里。

    我能力不足,讓你們失望了。

    抱歉。

    但山高路遠,總有江湖再見的那天。

    后面的故事,我會盡我最大的努力去寫每一個章節,每一個段落,不為出名,不想掙大錢,只為給一直支持我的正版友一個交代,我實在是不忍心太監,拋棄那些花錢看的友,你們的批評意見我都會看,都會想,都會努力改正。

    至于那些看盜版的,我沒什么意見,但求你們別偷竊別人的心血的時候,還在哪里唧唧歪歪裝大手。

    看不進去?滾。
(快捷鍵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錄]  [回書頁]  [下一章](快捷鍵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