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80.賈瑚出生了

小說:您已加入紅樓選秀套餐[清穿]| 作者:鐵石開花| 類別:玄幻魔法

    張婉瑩居住的院子周圍一向干干凈凈, 尤其是當張婉瑩懷孕后,地上更是一顆石子都不允許出現的。

    誰知道張婉瑩在見過賈史氏和花園里的那幾位夫人小姐后,竟然在自己院子的門口被一顆圓潤的珍珠給滑到了

    張婉瑩穿著平坦的繡鞋一下子被腳底的珍珠給滑到, 身體瞬間就倒在了身后丫鬟的身上, 她肚子隱隱作疼, 冷汗瞬間就從額頭滾落。

    在院子里的丫鬟婆子看見張婉瑩跌倒在地,慌慌張張的就圍了上來,張婉瑩嘴唇已經變得慘白起來, 額角的汗水直往下滴, 不知道是疼的, 還是嚇的。

    早已備好的穩婆一伸手, 就看到手上沾滿了血跡, 經驗之談, 立馬就知道張婉瑩這是要生了。

    好在東西都準備好了,在院子里的穩婆立馬叫人把張婉瑩抬進產房,然后就吩咐人去告訴家里的主子。

    好在賈代善賈赦還有賈駇這天都在家沒有離開, 聽到下人過來稟告,立刻到張婉瑩的院子里面。

    此時賈史氏還沒有過來,賈代善皺著眉頭聽丫鬟們說, 張婉瑩滑到的事情, 不由得把視線看向被收起來的那一顆珍珠。

    這珍珠只是普通的珍珠,女人家做鞋子做衣服做首飾都會鑲嵌一些, 因此也不知道是誰落下來的, 但是賈代善可以保證肯定不是榮國府的。

    因為早在張婉瑩懷胎之后, 整個府上的人就把珍珠這一類的飾收了起來,榴蓮丫鬟的耳環都不允許用這類圓潤的小飾。

    賈代善皺著眉頭,賈赦早已害怕的跑向產房,要不是被人拉著,說不定就要沖進去了。

    當時即便賈赦被人攔著,還是整個人貼在窗戶上,聽著里面張婉瑩的痛呼,政兒了焦急不已,不時的和張婉瑩說話。

    “娘子,你不要怕,我就在這外面,我就在這里等著你”

    賈駇也皺著眉頭跟在賈赦身邊,他自然也聽見了丫鬟說的話,知道張婉瑩之所以早產完全是一顆珍珠害的。

    張婉瑩懷孕后,賈駇就連自己身邊的大白貓謝七爺都不允許他靠近張婉瑩的院子,更別說憑空出現的一顆珍珠了。

    且賈史氏一向面子情做的不錯,現在怎么還沒有到場?

    不一會兒,在別處的賈政還有修養身體的老太太也顫巍巍的被人扶著過來了,賈政一進入張婉瑩的院子,沒有看見賈史氏就心里感到不妙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沒有等他發問,老太太就嚴厲的朝四周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“夫人呢?你們夫人怎么不在這里?她兒媳生孩子這么大的事情,她都沒有過來?”

    在場的人沒有一個知道賈史氏現在在哪里,但是剛才扶著張婉瑩去花園的丫鬟自然知道賈史氏還在花園。

    “夫人恐怕在花園,她今天邀請了不少夫人小姐過來,說要陪少奶奶說話開心。”

    賈代善和老太太的臉頰一下子就黑了,就連賈駇和賈政在旁邊都為賈史氏感到一絲的尷尬。

    張婉瑩十月懷胎,都要到預產期了,怎么會有想法出來和夫人們聊天?這不是明擺著的借口嗎?

    賈史氏到底在做什么?

    正當幾人感到有點生氣的時候,賈史氏從外面匆匆而來。

    “老爺,我來遲了”賈史氏看似急匆匆的跑過來,就連身上粘著的花草葉子也來不及收拾,她剛過來就拿著丫鬟問張婉瑩現在的情況。

    “婉瑩怎么了?怎么說她跌倒了?她現在沒事吧?”賈史氏一臉著急,眼睛里面的眼淚都要被急出來了,賈政看見賈史氏這幅樣子,心腸立刻就軟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母親,大嫂無事,現在產婆正在為大嫂接生。”

    賈政來得遲,他只看見產婆為張婉瑩接生,只以為張婉瑩是羊水提前破裂,等不及預產期了,他哪里知道珍珠的事情。

    聽見賈政安慰賈史氏的話,賈代善的神情第一時間就黑了,他握緊手里的珍珠就向賈史氏詢問。

    “夫人,聽說你剛才在花園里招待各個府里的夫人和小姐?”

    賈史氏點點頭,臉上帶著著急和委屈。

    “我這不是看婉瑩心情不好,所以才叫人過來聊聊天嗎?順便也是給政兒看看看媳婦。”

    給賈政挑媳婦是真,找人陪張婉瑩聊天是假。

    在場的人除了心思不在這里的賈赦還有相信賈史氏的賈政,誰不知道賈史氏這個理由是假的。

    賈代善冷笑幾聲,卻沒有揭穿賈史氏,賈史氏好歹也是榮國府的主母,要是因為這事情被懲罰抖落出去,天底下豈不是看榮國府的笑話。

    之前賈史氏偏心賈政,賈代善看著眼里所以心里就偏向賈赦,可惜賈史氏看不清,還以為自己討厭賈赦,一心在自己面前夸賈政貶賈赦。

    誰家母親會這樣對待自己的兩個兒子?簡直愚蠢

    要是讓兩個兒子知道了,豈不是分裂兄弟感情,可惜賈史氏不。

    她偏對賈赦不好,現在又在張婉瑩懷胎期間借著張婉瑩的肚子親人過來,一點也沒有注意婉瑩的狀況。

    這次要是簡簡單單的就饒了賈史氏,以后還不知道賈史氏要如何了。

    “夫人,你認識這顆珍珠嗎?”

    賈代善把手上的珍珠露出來,賈史氏一看心就立刻砰砰砰的跳起來。

    整個府上因為張婉瑩懷孕的事情,根本不會出現珍珠這類的飾,所以這個飾是怎么來的簡直就是顯而易見。

    是她今天邀請的夫人小姐遺落在府里的。

    賈史氏神情立刻變得震驚起來,她臉上帶著點不可思議的傷心。

    “我都吩咐過她們不能靠近婉瑩的院子了,怎么還會有人靠近婉瑩的院子?”

    賈史氏立刻轉過頭來看著張婉瑩院子里的奴才。

    “你們是怎么看著院子的?今天究竟是哪位夫人小姐靠近過這個院子?”

    下人被賈史氏一吼,立刻腦袋空空,使勁的回想是誰來過這里。

    “今天甄家的二小姐和王家的兩位小姐似乎來過,但是這珍珠究竟是誰的我們都不清楚。”

    下人戰戰兢兢的說道,賈史氏歉意的看著賈代善。

    “老爺,我也沒有想到竟然會出這樣子的意外”

    賈史氏還想再說什么,就被賈代善看著他的眼神給嚇退了。

    賈代善眼睛里面一片嚴肅,看上去上似乎所有的事情都被他看著眼里,賈史氏這一番話在他眼中就是推辭,賈史氏被嚇得一下子不知道說什么。

    “到底是你監管不力的原因,在婉瑩懷孕期間府里的事情都是由你打理的,既然這樣,那你暫且將事情都交給母親,等婉瑩恢復過來,自然就由婉瑩掌權,你就忙著去為政兒好好挑選未來的媳婦。”

    賈代善一錘定音,直接讓賈史氏把管家的權力交給老太太,賈史氏還想說什么,卻被賈代善的眼神給嚇退了。

    “爹,老太太年紀大了,是不是照應不過來啊?府上的事情那么繁瑣,我但擔心會把老太太給累著。”

    旁邊的賈政看賈史氏的樣子不由得說出一句話來,賈政說這話雖然在理但是這話卻不討喜。

    老太太當即不高興的對賈政翻白眼。

    “我雖然年紀大了點,但是只不過是照看府上兩三個月的精力還是有點的,再不濟,還有駇哥兒在一旁照看著,還能委屈你母親不成?”

    賈駇;“”

    被突然點名的賈駇立刻就被其他人打量起來,老太太繼續笑瞇瞇的,似乎不早知道自己講賈駇給坑了一樣。

    “駇哥兒自己開了一個局,不到幾個月的功夫就被京城的人熟知,他有這才能難道還不能幫老婆子管上兩個月的家事,等到你婉瑩嫂子恢復不成?”

    賈駇干笑實在想說這事情扯不到自己身上,家事和開局能一樣嗎?

    賈史氏說不過賈代善和老太太,狠狠的剜了一眼賈駇,然后才委委屈屈的不說話。

    天色變晚,榮國府一家人依舊守在張婉瑩的院子里,賈赦依舊趴在窗戶上面,不住的給張婉瑩打氣。

    賈史氏吩咐人送來簡便的湯粥,還給張婉瑩準備了點補氣的燕窩人參,賈代善這才給了賈史氏一個溫和點的眼神。

    不知道過來多久,產房里面終于有動靜,產婆喜氣洋洋的抱著一個身上皺巴巴的小孩過來。

    “恭喜榮國公,恭喜世子爺,少夫人生了一個男孩子”

    賈代善的嘴立馬裂開來,不住的叫好,他旁邊的老太太連忙叫人給產婆準備紅包,張婉瑩院子里的每一個人都拿到了厚厚的獎勵。

    賈赦傻傻的站在產婆的旁邊,眼睛直直的盯著被抱起來的小不點,雙手卻一點也不敢觸碰自己的兒子。

    “這皺巴巴的小孩就是我兒子?”

    賈赦傻傻的問道,周圍人聽到賈赦的問話都不由得失笑,就連剛剛生完孩子疲勞過度的張婉瑩聽見外面賈赦的大嗓門,這才放心的睡了過去。

    全院子的人都松了一口氣,賈史氏奇怪的看著剛生出來的嫡孫子,心里有點別扭,似乎是討厭又似乎是喜愛的不得了。

    這孩子是賈赦和他媳婦的兒子,是榮國府的嫡長孫,是她賈史氏的親孫子。

    賈史氏摸了摸胸口,轉眼看見一臉高興的賈政,似乎也看到了賈政和他媳婦生孩子的景象。

    賈史氏也不由得笑了起來。

    她要趕快給賈政相親,讓他也給自己生孫子。
(快捷鍵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錄]  [回書頁]  [下一章](快捷鍵→)